简单爱-温城-分桃网

简单爱-温城

AD-1:安安的店:满99减40!大Diao哥,一颗能把萌受肏哭的神奇药丸~ | AD-2:健身补剂,英国直邮
AD-3:纯爱影院:海量同志私密自拍视频! | 想在分桃投放广告?请联系客服微信:zhc824

Simple love作者:尔文ada

文案:

“今早是钱博对吧?”
“啊?”程风瞬间反应过来后,心跳忽然漏跳了两拍;
“你喜欢他?或者说爱他?”
“我能不回答吗?”
“我懂了!”
“你懂个屁!”
“那你说!”
“越界了哈”
“我想知道!”
“是或不是,跟你有关系吗?”
“我爱上你了!”
“什么?”
“我,陆华扬,爱上你程风了,够清楚了么?”
“操!”
“就这样?”
“你想怎样?”
“我还不知道!”
“……”
“知道我现在什么感觉吗?”
“不想知道!”
“我觉得特别悲哀,我不是同性恋,可是我爱上一个男的,我跟我老婆在一起9年了,却忽然发现跟你在一起才是我想要的日子,我对其他男的没兴趣, 可是看见你我有欲望,看见你跟别人上床,我心痛嫉妒,我本来想跟你像朋友一样处着,可惜越在你身边我越装不下去,还本来,我想怨你,毕竟你本来就是 gay,我想让自己相信只是一时受你迷惑了,可是你对我和对其他朋友又似乎没什么区别,如果不是我总赖着你,估计我们都不一定能变熟,让我连借口都找不 着,还有比这更让人悲哀的吗?”
……
内容标签:都市情缘 强强 小三 婚恋
搜索关键字:主角:程风陆华扬 | 配角:钱博,杨战,夏明涛,高明,柳娜,孟叶丽 | 其它:都市文,小三,直男
1、奸夫
程风是被一阵疯狂的砸门声吵醒的,在此之前,他是六点半起的床,七点钟从上海出发,开车两个小时到了无锡,参加了一整天的行业会议,期间做了半 小时报告,两个小时研讨,晚宴时与业内他想结交和想结交他的,一番名片交流,推杯换盏;直到晚上九点才回到酒店,洗了个澡,一躺下就睡着了;门被敲的咚咚 响时,程风甚至有点梦境与现实的恍惚感;下意识的拿了手机看了一下时间,10点零8分,“操!”忍不住骂了一句,这么敲门法,用脚想都知道是谁,无奈披了 睡袍起来开门。
“睡死了?”门一打开,外面的人便毫不客气的推开他走了进来,“不错么?总统套房啊?你们公司挺有人情味儿的!”说完便像回自己屋里似的,找了摇控器就开电视;
程风觉得头疼,刚刚睡熟,最多也就半个小时吧,被这么生生的吵醒了,是不舒服,懒的理人,关上门准备继续回床上补眠,
“哎,我下午打你十几个电话都没人接,打到你们公司才知道你出差了,所以我立马开车赶来了,痴情吧?”
“嗯~!”程风已经把自己扔到床上爬着不想动了,真的困;
“跟你说话呢,诶,程风,醒醒哎!”那人点了根烟,发现程风压根儿没搭理他的打算,于是也跟到了床前,抬脚拱对方屁股;
“困着呢!”程风闭着眼咕哝了一句,便继续睡;
“诶,诶,有点良心好不好,看我这么大老远的来了,你好歹陪我说句话呀!”那人不死心的继续骚扰动作;
“明儿说!”爬着睡有点不太舒服,于是侧了身,抱着被子背对着骚扰者;
“程风~诶~诶~程儿~~程儿~~你好歹陪我说一句呀!”那人不死心,
程风无奈,转过身,睁开眼;
“说吧!”
“我又躲出来了……”
“哦,一句了,睡了啊,剩下的明儿说。”说完便转过身;
身后的人刚准备打开话匣子,就被这么生生的堵住了,憋半天没反应过来,“操!”骂了一句,也赌着气倚躺在床上;一根烟抽完,又下去拿了一盒放床头,点着狠狠的一口接着一口,很快一根也完了,扭头看看另一边貌似已经睡熟的人,然后下床到浴室放水泡澡。
程风真的很困,但没有马上睡太熟,旁边的人抽烟,到了浴室,他迷迷糊糊都有感觉到,不过懒的睁眼。听到那种神经病式的敲门方式,他就知道是谁来了,没办法,这种事情实在遇太多回了;所以已经从一开始的强打起精神安慰倾听,到现在的彻底忽视。
这人叫钱博,26岁,是程风认识五年多的朋友,好吧,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,他们还上过几次床,具体几次不记得了;两人到底算什么关系说不清 楚。初认识那会儿是在圈内的一个聚会上,那时程风有个处了五年的恋人梁子君,而钱博大二,是未出社会的小青年,不过装成熟装的很成功,不知道怎么着就熟 了。那会儿程风还年轻,跟情人间有些不能说的,跟哥们儿间能说,喝酒,吃饭,诉苦,神侃;后来钱博说喜欢上一同系的小哥们儿,叫高明,程风还经常以过来人 的身份指点一二,两人关系处的纯洁无比。
关系改变是在两年前,梁子君结婚那天,程风拉着钱博喝多了,然后很狗血的酒后乱性,再后来高明结婚了,两人又乱性了一把。不过与程风的情况不同 的是,钱博至始至终没跟高明告白,两人一起还是哥俩好的处着,钱博事事罩着高明,坚决做高明背后伟大的男人;而那个没什么眼色的高明也就事事对钱博依赖 着,从挑婚戒开始,到找伴郎,他老婆生孩子,孩子过百天,和老婆吵架,工作不如意,内心出轨,婆媳关系等等一切能想到的乌七八糟的事情,都可以拉着钱博, 而钱博一被人家夫妻恩爱的画面伤着了,就跑来找程风诉苦,当然诉的多了,程风是麻木了,而钱博找他也变成一种习惯了;无论是在家,朋友聚会,还是出差,只 要钱博想找,肯定会毫不客气的找来。
迷迷糊糊中又听到了有人敲门,敲的不快,但貌似一次比一次用力;程风又下意识的拿起手机来看,10点38分,“操,还来周期的”,再骂一句,无 奈的爬起床,看一眼浴室的门关着,猜那人肯定又沉在浴缸里悲春伤秋呢,于是双手从脸到头发狠狠搓了两把,下床开门。门口的男人看起来像是26、7岁,比程 风高出近半个头,一身居家服打扮,但气势有着与长相不相符的内敛与冷静;他看到穿着睡袍,顶着一头乱发的程风,眼神中瞬间的震惊,然后是明显强压下去的愤 怒;有那么一瞬间,程风感觉自己可能会被这个人揍上一拳;不过暂时没有;
“他人呢?别说就你一个!”那人开口了,声音该死的好听,当然,如果去掉那隐藏的咬牙切齿的感觉话,可能会更完美;
程风从恍惚中回过神,貌似明白了什么,虽然这个男人第一眼看去确实挺合他口味,但显然这人已经跟他不会有关系了,因为跟他有关系的另一个男人, 现在正在浴缸里泡着呢;是的,他觉得这个人应该是高明,因为这里就两个人;他不认识,自然就是另一个;而另一个的感情纠葛,除了高明,程风想不到第二个 人;不过让他意外的是,进来的人气势跟钱博口中传述的高明,有点差距;
捉奸吗?看那人的表情有点像,难道又是一个更狗血的故事?程风头又点痛了;下意识的抚了一下额头,叹了一口气,
“在浴室!”
“不请我进去坐?”
程风开了门,把人让进来,看来今天不用指望早睡了;把人让到会客厅,
“要我把他叫出来吗?还是你去叫?”
“不用,我等他出来!”
“抽烟吗?”
“不,谢谢!”
“茶呢?”
“不用!”
程风转身回到卧室准备换身衣服出来,他不习惯穿着睡衣跟与陌生人聊天。
陆华扬回到家时快九点了,诺大的房间冷清让人烦燥,打柳娜的电话无人接听;洗完澡换完衣服,一直等到快十点,拨了不下十通电话,陆华扬终于忍不住打给了柳娜的牌友,
“杨姐,你好,我是华扬,柳娜和您在一块儿吗?”
“今天我有事儿,怎么?娜娜还没回去?”
“没呢,那你们一般都在哪儿?”
“一般都是金凯帝908,不过,今儿他们也没通知我呀!”
“哦,那谢啦杨姐!”
挂完电话,陆华扬就取车向酒店开去;他是在毕业那一年的散伙饭上向柳娜表白的,然后两人就同居了,谈了5年恋爱,然后结婚3年,跟所有中国夫妻 一样,柳娜给他鼓励的同时,也给了他压力,期间吵吵闹闹、分分合合好多次,直到3年前他开了自己的公司,两人才领了证;但是公司刚起步,事事都要亲力亲 为,应酬也慢慢多起来;也像所有的夫妻一样,没钱的时候,柳娜偶尔会抱怨他没钱;但当开始有钱了,柳娜又偶尔会抱怨他没时间陪她;因为生活本身就是矛盾的 结合体,所以当陆华扬发现柳娜迷上打牌后,只是适当的提醒,也并不完全制止。他知道柳娜打牌的聚点,只是从来没去过;给杨姐打电话,只是不希望自己突然冲 过去抹了柳娜的面子;但是一个有夫之妇快十点钟还没着家,他着实有点生气。
敲了半天门都没开,但908的门上明显挂着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,说明里面确实有人;然后陆华扬心情就更加郁闷了;下手不禁更重了一些,门忽然被 打开了;眼前是一个一脸不烦恼的男人,长的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,但那白色的睡袍显然是胡乱中披上的,因为领口还敞开着;那人看到他明显是一震;陆华扬心在 往下沉,似乎想到了最不愿意想的,柳娜出轨了?眼前的男人看样子是不比自己差,直到被让进屋里,他还是不愿把浴室的人直接拉出来,他希望这是个误会,所以 也强忍着没把拳头招呼到那个男人身上。
“你准备盯着我换衣服?”
看到那人进了卧室,陆华扬是下意识的跟进去的,也不知道是想亲眼看到柳娜出轨的证据?还是希望马上发现这是一场误会;直到被人这么揶揄一句,才意识到不妥;
程风看着那人没有转身出去的意识,背过身脱了浴袍扔到床上,然后抽了旁边的裤子往上提,他知道高明是个异性恋,当然即便高明真转性了,他这身材也没什么好遮掩的,不过那人最后还是转身出去了。
拿了床头柜上一根烟,点燃吸了一口,然后到会客厅,
“你们认识多久了?”那人开口,声音冰冷,还有未散去的怒意;
“五年吧!”,程风吸了口烟,想了想,才慢慢回答;
“我常听他提起你,今天第一次见,跟我想象中不同”,程风拉开话题,看了男人一眼,心想,钱博,老子这次尽量帮你,就看你造化了;
“是吗?你们怎么认识的?”
“朋友聚会,偶尔出来吃吃饭,喝喝酒,就熟了,你很在乎他?”
“她有跟你说过我不在乎她?”
程风忍不住冷笑了一下,心想,是挺“在乎”,什么破烂事都找钱博,害得老子都跟着不安生,没接话,继续抽烟;
“我们只是朋友,他找我,无非就是找个人说会儿话,可能是他想要的一直都没得到,寂寞的吧”,
陆华扬听到这句话,想到这几年来自己常常忙的没时间陪柳娜,是啊,她说过她寂寞,然后忍不住面露一丝惭愧神色;
程风不着痕迹的盯着陆华扬,直到发现他一丝愧色,然后继续火上浇油;
“你一直知道他想要什么对吧?只是你一直装不知道?呵,挺自私的!”一根烟燃完了,程风径直走到茶几旁,又拿了一支点上;那人没说话,眼神扫到了程风的领口;
程风是多么精明的一个人,马上意识到刚才那件浴袍,于是不动声色的继续道,
“你来前,他刚到,我被你们打扰了两次,所以如果你俩准备赔礼道歉的话,我希望也是分开请两次,而不是一顿饭就把我打发了”,适时的调侃化解了对方的剑拔弩张,也平复了对方的怒气,这么多年在人精堆中摸爬滚打,程风自认为对付一个小朋友还是有点把握的;
陆华扬虽然心理还是不舒服,但看着对方一脸的坦然,并不像“奸夫”的样子,所以渐渐打消了揍他一顿的念头,转头看向卧室那边,柳娜还不出来?
程风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到卧室门口,故意说,
“估计又泡在浴缸里哭呢吧?每次出来红着眼,还不承认;其实我们的圈子里,很多人喜欢他的,”
这句话又成功的将陆华扬的目光吸引回来,
“也包括你在内?”
程风给了他一个暧昧的眼神,还刻意苦笑了一下,将一个单恋者的悲哀展示的淋漓,然后说,
“不过,他眼里只有你一个,希望你好好珍惜他!”
然后两人都沉默;在第二支烟快燃完的时候,程风转身回卧室取了外套,拿了钱包,车钥匙出来,
“待会儿他出来,你们好好聊聊,这是我名片,记着,你还欠我一顿饭!”还没转身,只听里面有人喊,
“程风,你又不困了?跟谁说话呢?”
“操!”程风忍不住骂出声了,然后抬眼对上陆华扬惊异的眼神,无奈走向卧室门口,
陆华扬是听到里面传来的是男人的声音,所以彻底恍神了,不是柳娜的声音?自己走错门了?然后是,两个男人?
“是……高明!”程风犹豫着冲卧室门口喊了一声,然后回头跟看向陆华扬,“忘了问了,你是高明,对吧?”
“啊?”陆华扬瞬间一脸诧异,
于此同时,浴室传来,“哎哟~!”……“咚”的很大一闷响;
程风没顾得上反应陆华扬的表情,就转身冲浴室了,只见钱博赤裸着躺在浴室里,头靠着马桶边,皱着眉,双眼紧闭,显然是滑倒时头撞到马桶边上,晕过去了;赶忙将人放平躺,发现没人进来,然后冲外面喊,“他摔晕了,叫救护车!”;
外面人显然才从震惊中回过神,跟进来说,
“最近的医院离这儿五分钟,我有车,直接送你们过去!”
“行!”
没忘给钱博套了内裤,抓了旁边的浴袍往他身上一盖,准备是想用背的,又怕他肋骨也受伤,所以只能抱,这比背要沉多了,死沉死沉的,忍不住骂了句,
“操,你最近吃?屎了吗?这么沉?”旁边的人很不合时宜的扑哧笑了出来,程风从来没有在陌生人面前说这么多次脏话,今天算是破例了,没理这个没眼色的旁观者,抱着人猛的起身,脚下一个趔趄,差点再把人摔成二次伤害,还好旁边人及时的扶住了他。
“要不,我来?”陆华扬看着程风抱起一个跟他差不多身型的男人时明显吃力的样子,忍不住开口;
程风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,这人看着是比自己要结实很多,于是没有客气。
上的是程风的车,陆华扬指路,是不到五分钟的路程,当然,在这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陆华扬简单的澄清了这次误会。
陆华扬说,“抱歉,这是个误会,我是来找我老婆的”,
程风开着车“嗯”了一声;
陆华扬说完就后悔了,被一个陌生人目睹了自己捉老婆的奸?忽然很尴尬,不过还好拐了两条街就到医院,也没有时间给两人回味这场尴尬的相遇。还是陆华扬把钱博抱进了急诊室,程风说了声谢谢,陆华扬就接到了柳娜的电话,然后跟程风简单摆了下手,出去打车走了。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
赞 (44)

在分桃,找到志趣相投的人。非会员?点击加入
Find your favorite in FenTao. Join us now.

注:百度云.zip和.gz压缩包需下载至本地解压,再重命名并添加后缀.mp4。若在线解压可能出现损坏或易被和谐!
版权声明:分桃网登载图片出于更直观传递信息之目的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该图文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权利,请提供证明材料并与客服联系。盗链可耻,转载需注明出处! / 新手教程+FAQ帮助文档>>

评论 1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丁丁能不能出版啊?不出版都太可惜啦!回复